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  加入收藏
首页   李薰年表   学术思想   纪念文集   留言板   视频资料   图片资料   联系我们
纪念文集 返回上一级页面
李薰副院长,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13-11-25  |  供稿: 王宁寰            【 】【打印】【关闭

  我退休前在中科院应用研究与发展局,任材料能源处长工作。与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建立了长期紧密的工作关系。

  由于我经常到金属所联系相关业务问题,与李薰所长有过一定接触,但更多的是从认识接触的科学家那里,听到了许多有关李所长的研究业绩和动人的故事。因而李所长在我心里一直是那样高大,又是那样平易。

  特別的是有一次,当我知道,李薰所长得知有一位研究人员发表论文,在研究曲线上造假时,十分愤怒,毅然决定把该同志清除出科研队伍,从此不得从事科研工作。这件事在金属所科研队伍中,以及在我本人心中造成扱大的震撼!但也因此保证金属所这支科研队伍的纯洁和诚实。从而打造出一支在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域勇于攻坚、成就卓越的科研队伍。

  近二十年过去了,对照当今社会学术造假日益严重的恶劣情况,不能不佩服李所长当年壮士断臂的果断决心。

  1983年,李薰所长调到北京中科院院部,担任副院长。同时兼管我所在的技术科学部工作。这样我就能有更多机会接近李薰副院长,了解他在院机关工作的最后时光。其中有两件事,至今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第一件就是李薰院长带队访问印度科学院,回来在院机关作了一个报告。当时我们都知道,印度和中国同属第三世界贫穷落后的国家,而印度更是贫富分化严重??墒俏裁从《群茉缇突竦霉当炊?。1930年印度科学家拉曼研究光的散射并发现拉曼效应,获诺贝尔物理奖。人们都想了解印度的科学技术是如何发展的?我们两国差距在哪里?

  李院长在报告中告诉我们:印度除了有国家科学院,另外又设立了相当于国家科学院的研究开发机构,称作《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成立于1942年。其职责是促进、指导和协调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建研究所、推动研究所的发展、支持研究所为解决工业与贸易中面临的问题而进行科学研究;促进研究成果的应用、推动印度工业的发展。

  从李院长报告中,了解到印度科学机构和工业发展的密切关系。印度早就建立了产学研结合的科技研究开发机制。

  李薰院长在报告中还告诉我们,印度很穷,房子都很破旧。但印度全国最漂亮的花园式的建筑,是印度科学院各研究所。而印度法律上规定,总理必定兼任《印度科学与工业研究理事会(CSIR)》理事长,从而使印度科学技术研究和开发经费来源得到保证。

  在报告中,李薰副院长还告诉我们,目前印度只有国产汽车,印度总理带头座国产车,那时印度全国没有彩色电视机,不允许引进彩电,国内也不设彩色电视播放台。这就充分保证和支持了印度国内彩电自主研究工作和民族工业的稳步发展。

  在李薰副院长的报告中没有长篇大论的政治说教,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丧失信心的悲观心态。他只是用几件小事,点出了当时造成中印科学研究差距的管理体制上的原因。这次报告,在当时社会上仍有一定极左思潮的情况下,李薰院长竟能直言不讳道出了我国科研体制上的弊病。又一次反映了他为人正直,刚直不阿的优秀品格。而这次报告又一次给我和与会听众扱大震撼。他用自己的言行证明了他的“钢之品格”。

  第二件事就是访问宝山钢铁公司。那是1982年秋天,李薰副院长听说上海宝钢引进日本整厂全套装备中,上了日本新日本钢铁公司的大当。总价200亿元引进费用,其中向中国多要了100个亿。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十分困难。日本企业竟敢利用中国文革闭关政策造成的对国际行情不了解,敲诈勒索全中国人民,是可忍孰不可忍!李薰院长十分气愤,决定带队访问宝纲。调查宝钢上当受骗的真像。有幸的是,这次赴宝钢访问我作为随行参加。了解了一些真实情况。

  在宝钢,接待我们的是宝钢科技中心主任张顺天同志,他原是中科院金属所压力加工室主任,留苏副博士。后来支援冶金部,被派到宝钢科技中心任主任。那天,张顺天主任恭敬地握着李薰副院长的手说:欢迎老师考查宝钢,今天接待中心停止接待外人,我们关起门来说真话。

  张胜天同志用沉痛的语调,介绍了宝钢如何上了日本新日本制铁公司的大当,整厂引进费用中向宝钢多要了100个亿。更令人气愤的是当时我国经济不好,中央决定宝钢暂缓两年建设,要求日方暂缓两年供货。日方竟提出按合同赔偿4千万美元。事后,当日方得知宝钢要引进二期工程装备-热轧厂時,新日铁又称可以廉价提供热轧厂装备。而此热轧厂装备确是给巴西制造后,因故停止合同的二手装备。日方妄想以此二手设备再次敲中国一笔竹杠,进一步欺诈中国人民,遭到宝钢严词拒绝。

  在听介绍时,李薰副院长,神情凝重,不时摇头叹息!我一面咬紧牙关,一面急速记录着这些事实。在回宾馆的车上,大家心情十分沉重,李薰副院长,长时间沉默不语。我们都明白,李薰副院长的心在流血。他有无限的愤怒无处发泄…

  是??!过去日本人用刺刀侵略中国,杀害几千万中国人民。现在日本鬼子又回来了。他们用经济技术作武器,又一次入侵中国,杀得你遍体鳞伤。在改革开放的第一场中日经济战役—宝钢之战中,可以说,中国彻底败北。这是中外冶金发展史上的巨大笑话。也是中国冶金界科技人士的奇耻大辱。李薰院长的心,怎么能平静呢!其实,上当受骗并不可怕,更可悲的是,当时的某些相关部门不予承认,又不报导事实真像。这才让李院长一行十分痛心。

  因为听了宝钢引进的教训,才有了李薰副院长大病初愈,决定带队考查中国自主建设四川攀技花钢铁公司的计划。探索科学院与工业部门产研结合,建立先进冶金企业的道路??上У氖?,李薰副院长壮志未酬,在考查途中,路过昆明驾鹤西去,留下无限的遗憾!

  1997年我退休后,参加了中科院科普演讲团,为全国各地大、中学生普及“神奇的新材料”科学知识。每次演讲的第一节就讲“材料科学家李薰的故事”。让李薰院长的科学业绩、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科学精神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因而受到孩子们和教师们热烈欢迎。

  十五年来,在李薰院长的精神鼓舞下,我己经在全国各地为孩子们演讲700多场。被评为中科院科普先进工作者,老有作为奖,机关优秀共产党员。演讲光盘“神奇的新材料”获全国三等奖。编写多篇材料科学方面科普文章和专著,其中科普专著“点石成金--神奇的新材料”一书中,第一小节,就介绍材料科学家李薰的故事。让全国各地的青少年永远记得这位“钢之品格,国之栋梁”的伟大科学家。

  李薰副院长离我们去了,但是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座中国材料科学与工程研究的巍峨大厦—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在他的身后还留下了一支认真诚实、刻苦钻研、勇于创新的科研队伍。

  李薰副院长走了,但是他又没有离去。他也不会离去。

  李薰副院长,永远都活在我们心里!

李薰访问印度,受到总理英迪拉?甘地夫人接待

李薰副院长率队访问宝钢,左起第四人(后)为本文作者王宁寰

 

  作者:中科院机关退休高工 王宁寰

 
文档附件
相关信息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5387号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文化路72号 邮编: 110016 联系人邮箱: office@botto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