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追思 返回专题首页
深切怀念敬爱的师昌绪所长
2014-12-12  |   金属所 范存凎        【 】【打印】【关闭

  敬爱的师昌绪老所长离我们而去了,但眼前一直浮现着他的音容笑貌、和善的面容、诚恳的言谈。他是我们尊敬的领导,又是慈祥的老师。他一生高瞻远瞩、温和睿智、学识广博、宽厚善良、乐观豁达、任劳任怨。他的离去使我国失去了一位杰出的材料科学家、一位睿智的战略科学家。 

  我们从年轻的时候就仰慕师所长的为人、敬佩他的爱国热忱。50年代他冲破重重阻挠,从海外回到祖国,放弃优厚的物质条件报效祖国,这是一种信仰的力量。60年代末又含冤受辱,但始终无怨无悔,这是一种精神的支撑。他是热爱祖国的楷模,是国家利益重于一切、为振兴祖国科研事业、贡献毕生心血的典范。

  他热爱科研工作,在科研工作中师所长总能把握科研新领域的趋势,眺望材料科学的最前沿,始终能以敏锐的目光注视着世界科技的新动向,像铸造高温合金的开拓、空心铸造叶片制造、无镍低温钢、铁基变形高温合金、抗氢脆压力容器用钢的研究、低偏析技术研制等。他能把金属所的实际条件和材料的发展新趋势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组织力量领导大家,无误地做出决策,凝聚尽可能多的力量,团结在一起攻克难关,为我国的科研事业做出贡献。

  师所长对人热心,乐于助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这一点我有深刻体会。大约在1984年年初,有一天他一见到我,问我,你现在在做热充氢设备?当时见到师所长问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我回答说,“是,我现在在李依依同志领导的抗氢压力容器用钢课题组工作,参加了抗氢脆钢种研究,也建设热充氢实验设备。不久前,我们已建立了一套可用于测试超低温状态下的力学性能装置,热充氢装置完善后,将来就可以用这些设备进行对温度、形变、应力、相变、充氢等不同因素对材料性能的影响研究和交互作用引起的机理研究”,师所长点点头,并说“你们课题组思路是对的,建设备为研发材料性能打基础、做准备,这样才能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但是你们要注意安全,热充氢实验过程中,氢和压力都是危险因素,要和周围的同志交代清楚,操作时一定要有安全意识,多检查安全隐患”,并告诫我说,“做研究工作,要持之以恒,一定要多思考,多观察,有意识地去发现新的方向和新的研究目标?!笔ο壬档恼庑┗?,至今我一直牢记在心,也应用在我以后的工作实践中,受益匪浅。对抗清脆钢的工作他一直很关注,1985年国家攻关任务完成后,他非常高兴参加了抗氢脆钢的鉴定会。

  1993年,师所长已经调到北京多年了。我妻子在1992年底,因手术过失,被误切除了甲状旁腺,术后经常抽搐,又没有对症下药的国产药。他来沈阳时看到我,很关切地问我治病原因、治疗方法,是否可以移植等等。返北京后,他向医院打听移植的治疗办法,国内哪家医院能做等。我得知这消息后,感动万分,不知道说什么好。师所长就是那样热情为人、诚恳待人、帮人分忧,使人感到温暖的人。

  师所长与世长辞了,我们十分悲痛,我们永远怀念敬爱的师昌绪所长,他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文档附件

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5387号

地址: 沈阳市沈河区文化路72号 邮编: 110016 联系人邮箱: office@bottors.com